Belinling

林城玫瑰与明家香
俗人一个
谢谢喜欢。

杂记—

  杂记—
  双毒友情向
 

    沪上深秋,凛冽的寒风刮过街上行人的面颊,落地了的黄叶被风卷起,复而跌落,无人注意,无人知晓。

    明楼站在新政府办公厅的窗前,神色有些疲惫。他看向窗外,习惯地远眺着这看座似平静而暗流涌动的城市。这是他的习惯,也是他身处在这股暗流之中的慰藉。他总习惯性地看着,盼望着,内心深处祈求着,在未来的某某年月,这座自己深深爱着的城市,这位以自己的宽厚博大孕育着自己与无数同胞的母亲,能够更早的,迎来山河永固,海清河晏的安稳盛世。

    那时候,自己应该会离开吧,他想。毕竟这大半生,自己与自己身边的人,都奋不顾身的,一头扎进了这深不见底的暗流中。他们在这股逐渐壮大的力量里,尽了自己的所有,只为了早日将这股暗流,推向新生的朝日,成为浩浩汤汤的洪流。哪怕他们会被急湍的水流冲散骨骼,被暗流里,满口腥气,吸人骨血的怪物咬碎骨肉。

    他也有些疲惫。

    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向沉稳的自己,都应付得不太自如。甚至算漏了一步,导致,自己所想守护的家人,也如同回不了头的他,带着热血与朝气,带着义无反顾,决心奔向朝日,深扎入急湍的涌流。他心痛,可又自豪地自我矛盾着。自己的这位幼弟,终究是走上了这一条回不了头的道路。他自问,自己多年来,对他的这位幼弟是疼爱至极,毫无愧欠。可唯独这一次,这一次!自己只能在暗处,任着他未来去出生入死,去执行一项又一项的危险任务。而自己,就是那将他推入刑场的刽子手。他不敢想象,若是他——自己这位幼弟,在一次又一次的出入生死的鬼门关中有了个什么闪失,自己,自己,正是自己,做出的命令!他不敢想,却无力打破如今的局面——这是王天风的局。这个局的背后,决定的是在第三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千万将士的生命!

    他阻止不了,更不会阻止。

    他也清楚那个疯子的脾性:做事不顾代价,只求结果。他从来看不惯这位同僚,也是他曾经的搭档。他与王天风太不同,他出牌向来稳妥,求过程与结果都如他所想。而王天风,他出牌从来诡谲,不计代价,赌的太多,包括他的命。如今,还得加上明台的一条。

    他方才在气急之时摔了杯子,让阿诚给毒蜂发报,让他把明台给他还回来。明明知道远在湖南那人定会耻笑他一番,可心中总还带着一丝的侥幸,万一呢?万一那个疯子终究还是不忍心,或是那人觉得明台当不了他王天风的死棋,把他明家的小少爷还回来了呢?

    可他也知王天风不会。明台是王天风看上的,他不会轻易的放走他。既然已是他王天风所布下的局里的一枚棋了,那就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他都明白。

    前方战事紧迫,他猜得出王天风的用意:把明台用在“死间计划”里。可是是个如何用法,他不愿意再多想。是了,他们都可以死,唯独他兄弟不能死吗?可再怎么想,都不能接受未来是他将命令明台去出生入死;明知王天风计划,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明楼的耳边又是一阵刺耳的鸣响,脑袋愈发疼痛。如有一把利刃在脑中翻搅。他有些困顿,躺在沙发上,意识模糊了起来。

========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