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nling

林城玫瑰与明家香
俗人一个
谢谢喜欢。

破晓(二)

破晓一


======


    听见名字,明台心下一凛。


    宁海雨。


    他想起那日真相被拨云见日,血淋淋地展示在他的面前,明楼站在天台上,用他一贯镇静而平淡的语气,说着那些沉重的话。


    明台手中的信纸骤然落下,眼前怔怔发黑,耳边一阵鸣响。




    “我是你唯一的上线,你只需对我一人负责即可。如果有一天线断了,军统局高层会有人跟你联络,这个人你也认识,就是宁海雨,王天风的把兄弟。”

    



    如今宁海雨来信,那线…是否已经,断了。


    明台心底一片凉意,透骨酸心。


    从“死间”的落幕开始,他一直不知所措地活着,好像一切都已没了目的。心早就是空洞了,再多的温暖不过是杯水车薪。他的魂其实早已追随着那人而去,哪来的什么“新生”可言?而如今,他的大哥,也可能被暗涌所吞噬淹没。他不忍再多想,连呼吸都伴着痛。


    明台双手握拳,新生的圆润指甲掐入了肉,骨尖已被捏得泛白。


    这样子的明台让程锦云感到害怕,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未婚夫”这般彷徨失意过,她颤栗的声里融着浓浓的担忧,那宁海雨,究竟是敌是友?


    “明台,明台!你没事吧?”


    明台才回过神来,放松了手,捡起落地的纸,靠着靠椅坐了下去。“没事。”


    “明台,宁先生,是不是组织上派来的人。眼镜蛇曾经让我们积极争取,可惜他马上回了湖南,我们一直无法联系上他。”


    明台想起来今天去书店联络处与上海来的联络员接头时那人说的话:“眼镜蛇转告,把握好此人。最近入冬,防范受凉。”


    明台稳了稳心神,开始厘清思绪:明楼不会有事,他太清楚他那位大哥的脾性,既已提醒过他“小心受凉”,绝对先将自己给裹严实了——他处在“极地”,一封口信都能让他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但他也相信明台敏捷聪慧,不会让自己被风雪击伤。


    他定了心神,挺直了背转头接过未婚妻手中的箱子,打开锁,从里面拿出一份资料。档案袋上有笔迹:



    海雨



==


    程锦云朝明台的视线看过去。


    “‘眼镜蛇来电:海雨即来,即时收衣。’这是宁海雨的档案…一个特工,多多少少档案里掺了假。不知道又有多少真实的。”程锦云不禁读出了声。“你大哥应该是极为肯定他的。让你接触他,争取他,肯定也有你大哥的用意。”


    “海雨…海雨天风…”看着那份档案,明台喃喃着。


    “什么?”


    “没事。”


    他不是一样,连他的老师至死,都不曾清楚过有关他的一切吗?


    一个“海雨”来了。只是不明白,深伏在沪上的那条蟒蛇,又是什么意思。


    而他决定接受这个新的局面。



    “锦云,后日我会去东祺路。北平还无人知晓‘毒蝎’这个名号,来的人,大概也会是老朋友。”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