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nling

林城玫瑰与明家香
俗人一个
谢谢喜欢。

破晓(三)

破晓二


======


    明台清晨起来,打理好了院子,没来得及吃口早饭,骑上自行车,赶往信纸上的地点。


    昨夜他与锦云最后不欢而散。程锦云绝不答应明台独身赴约:宁海雨是敌是友他们不知,来的目的是什么不清楚,而他能在眼镜蛇掩护好了一切的前提下,准确的把信借着租客的手送到这里,并且毫不避讳身份,无论是他的还是明台的;他又是否已经知道如今明台已加入地下党?他又是作为军统上线还是作为投诚的军统高官而来?他们什么都不清楚。


    而明台不这么想,宁海雨既已清楚他们的底细,若真存杀心,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况且明楼的来电中指令下达得十分明确:这个人,值得争取,须全力争取。


    “你怎么确定他不是在试探你,万一他是要确定你的身份,你如今的身份,那你又该如何?”


    他的未婚妻对于明台的固执感到荒唐而心痛。她感受得出来明台的变化。他从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少爷成长成现在的这幅模样,深不可测,伪装到臻至无缝。她感受到陌生,但更多的是疏离。他将自己与所有人之间筑了一道墙,墙后的人伤痕遍布,或许心早已血肉模糊。


    她隐隐约约猜测得到,是明台离开上海那段时间所经历的那些人,那些事带给他的变化。她曾经整理书桌时发现过一个带锁的屉子,锁的式样很简单,可她就是明白,那里面锁着的,是明台无法解清的心结。她害怕,她的丈夫,会被往事纠缠费尽心力,永远无法挣脱。


    她同样看出来,明台放任自己溺毙在往事的洪波里,甚至自弃地沉溺在往事所带来的溺亡的快感之中。这或许,是他如今唯一的慰藉。


    他心知肚明,所以她从来都无能为力。也许,那位宁先生的来信,将会是过往记忆的一个豁口,只是她不知道,从那里面涌出的,会是鲜血还是暖流。



==


    明台赶至东祺路三十二号时,时间还很早。他不敢贸然敲门,他的心中其实并没有多少底,之前给锦云的解释,不过是在安她的心,也是为了给自己的独断找一个合适的理由。


    他强硬地仓促决定下今日的赴约,这样偏执自大的姿态,和那人像了个十成十。只是可惜那人看不见。他的学生如今也会以小博大,剑走偏锋,如他所说的一般,出格且有种。可他若是真的知道了,只怕会气得立即赶过来训斥他。就如同那年他炸毁了军统的一条走私线路,令他匆忙从军校赶来,然后匆忙赴死。


    他隐约清楚些什么。他感受到了,如果今日他不来赴约,他将错过那些东西,令他后悔终身。


    后悔终身吗?



    那日送来的信纸上并没有写让他何时来赴约,这也许本身就是一场考验。他早早准备,期望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如他所愿,能尽量平稳的度过。


    明台找了胡同口的一家馄饨馆,点上两碗后坐下。他相信那扇门的背后一定是空无一人,只是不知道他会以何种方式出现。宁海雨是老牌特工了,自己还不过初出茅庐,他肯定自己的判断,却不知宁海雨能否欣然接受自己的独断。


    他点的两碗馄饨伙计早已端了上来,明台不肯先尝。


    他在等着那人。



==


    面前的座位上突然坐了人。


    明台看向他,那人把手中拿着的黑帽盖在桌上,理了理西装外套,完成了一系列动作之后,才慢悠悠地抬起头来看向明台。


    “长得真像。”


    明台马上反应过来,面前这位端正坐态的男人,与自己的大哥曾经共事过,大概不清楚明家的关系,拿这句话作了开场白。

    


=====TBC=====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