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nling

林城玫瑰与明家香
俗人一个
谢谢喜欢。

中秋

   破晓番外(一)

======

     天刚刚破晓的时候,男人上街去添购生活用品。战争的硝烟蔓延开来,城中已看得出端详。市场里的物资越来越少,手中的货币越来越不值钱,物资匮乏,生活艰难。


    早市的东西最新鲜,价格同样高。男人本想着等天再亮些去买几把青菜叶子回来,想起家中的孩子,他又不忍心了。清晨起来,拖着身子,去争那点新鲜。


    他的身体一直没有好全。从上海转移到湖南也是为了养身子。而为了“死间”,他耗费心力太多,结局都是死亡,他只用撑到“死间”的开场。至于学生的那一刀,不存侥幸,是他教出来的人,力道,狠劲,都足称得上是他最优秀的学生。再经历了那一次荒谬的生产。身体在这些年里陆续伤了根,如破败的枯叶,如何也好不全。


    要是还有鱼就好了,他想,孩子正在长身体,熬汤给他壮壮身子才好。如果还有余钱,他想再买些辣椒。他一直吃米糠糊,吃了太久,口里早尝不出什么味了。

    


    街上却没有平日里的喧嚣。零零散散的商贩提醒着他,八月十五,正是佳节。


    中秋佳节,人应团圆。


    这让他想起了如今不知身在何处的学生。他此时应该正在准备着节日用品,和那位程小姐一块,或许还会邀请周坊的邻居一起。他见过那位程小姐,是个温婉的性子。听毒蛇说过,那位程小姐,是明家大姐极满意的,和明台也般配。


    那位程小姐,还和明台一样,有着一颗赤诚的报国之心。她与明台信念相同,目标一致。他早就清楚学生加入了共党,军统高层早就烂透了,学生的性子他最清楚,他不感到意外。


    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他为他感到高兴。

 


    不知不觉地走到水货那边,选好了鱼,热心的商贩露出憨厚的笑,“老板是外地人吧,中秋还不回去?”


    他接过小贩手中的袋子,笑了笑,“如今这世道,哪容易什么团聚。”


    小贩立马露出愧疚的表情,抹了抹手,塞过来两个用油纸包的月饼,“老板,今天中秋,这是我老婆自己家做的月饼,别嫌弃。”


    他摆了摆头,“没事。”


    中秋吗?他又有多久没有过过了。只是想起孩子,又想起学生如今不知身在何地,无法团聚,他还是感到有些伤感。


    可他和他又算什么家人。不过是在这乱世之秋中仓促相逢。在这段充斥着利用与背叛的关系中,最不该的,是自己先动了情,促成了一段雾水情缘。


    这是他欠他的。所以他如今守在这里,不求什么,只望着学生能尽早忘掉过往。那段感情本就是错误,再多痴缠不得了。


    其实他也幻想过,有朝一日,花会常好,月会长圆,人,会长长久久。


    只是学生的未来里,不会有他的身影。


    中秋佳节,花长好,月长圆,人啊,要团圆。

   


    天亮了,孩子应起了,他踏上了回家的路。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