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nling

林城玫瑰与明家香
俗人一个
谢谢喜欢。

[苏玉/pwp] 雪夜 (上)

  • 车,二发完,下周更,慎入


=====


    流放途中路经廊中,忽大雪不止,路途受阻,谢玉静坐在驿馆偏处,望向窗外大雪纷飞,等待天地归静。



    耳旁小吏的骂咧声渐远了,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转身上楼。铁链撞击声似敲打在驿馆四壁——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驿馆便空落了。谢玉心中警铃大作,此时已无时间懊恼一时的松懈,他缓步踩上木梯,老旧的木头不住地发出刺耳的呻吟。



    谢玉上到驿馆楼上,二楼方才还有莺莺笑语声,现在竟是一片空寂。他知掩藏无益,便推开离楼道处最偏的一扇客房门,悄声潜了进去。



    他踏入客房,房内隔间隐约有器盏磕碰声。木板“吱呀”作响,他听着没有丝毫内力的脚步声渐近,一时缄默。



    那人走到他身后,房间内空气仿佛都凝固住,只有耳畔那人传来的热气蒸着他的耳尖。房间内只留下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他们二人少有平心而对,却是如今这般荒唐的沉默。



    谢玉张了张口,嗓子有些发哑。他一路下来极少开口,一时喉咙发干,咳了许久,才稳了气息。



    “苏先生好雅兴,不在九阙天高堂上辅佐新帝,来这寒地看望谢某,谢某感激涕零。”



    “谢侯爷。”面前俊朗的男人打破沉默。翻开手掌,骨骼分明的五指间,一个白色瓷瓶照映着烛火摇曳的微光。



    男人倒出瓷瓶内的黑色丸粒。拿过一旁的杯盏,倒入半杯冷茶。



    “这是武学散。侄儿知晓谢伯伯什么不怕,唯独畏苦,在这里头,加了味甜酒。谢伯伯是自己吃,还是让我来喂?”



    说罢,男人低头,看向他腕间束缚着的绳,露出一丝极淡的笑:“是我忘了,谢伯伯如今不再是宁国侯了。这药,谢伯伯怕是自己吃不得。无妨,侄儿来喂,可好?”



    谢玉骇然,梅长苏的到来,虽在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他保下他的一条命,他不信梅长苏会反悔,而如今他的态度,却让他琢磨不透。



    唯一不用再想的,是梅长苏对他恨之入骨。



    他要废了他的一身武骨。



    谢玉没有选择的余地——多年内力,换苟活于世,他如今贱命一条,尊严早不复。他突然觉得可笑,这么多年,自己真正得过什么,最后这般境地,竟多怪不得谁。



====TBC====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