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nling

俗人一个,感谢喜欢

[EC/现代AU] 旧时新事(四)

  • 代/孕生子梗 非ABO 不要科学 慎入


  • 律师万×教授查  代/孕原因后面会说明


  • 「」内为回忆


  • (一) (二) (三)


==

    Charles代/孕的第三个月住进了中介安排的公寓,他拒绝了中介关于亲友探视的提议,在打点好家里的一切后尽快搬进了公寓。


    他不希望妹妹看到他如今微隆着肚子的模样,他设想将这一笔误勾出他原本人生轨迹的痕迹尽量浅淡地抹去,看到的一切都将是他原本勾勒出的道路。似乎他这十个月仅是一场离奇的梦,他能在清醒时逃离梦境的不堪,分离出现实。


    只要他能够。



    Raven打来的电话在某一天的凌晨响起。以往这个时间点Charles或许正泡在24小时的图书馆或是刚开始营业的酒吧,可能是一个人,也有可能和Hank或是Alex待在一起,总之,Charles从来不会在12点的时候就安心地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可现在又不一样,会有人因为他的作息受到或多或少的影响,比如小腹里随着他一呼一吸悄然汲取着养分的孩子,比如每晚电话那头确认他起居小事的男人。


    总有这些大大小小的顾虑牵绊着他。当他在凌晨,已经睡着许久,而被客厅持续的铃声吵醒时,他枕着松软的枕头,注视着在黑夜中依然洁白的墙,罕见地在深夜发愣,有些意外地感到陌生:对夜深时分的疏离,和对现下顺从的灵魂。


    客厅里的铃声依然顽强地作响,Charles不太情愿地起身,注意地在睡衣外披好一件外套,走到客厅里还在思考来电人的身份。中介不会让人在凌晨打搅孕母的睡眠,他不禁担忧起他肚子里的孩子,更多的是关于这笔交易:他不希望第二天早晨就被支付一笔不菲的违约金,虽然这并不时常见。


    这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崩着Charles本就刚清醒的神经,脑袋突突地发涨。


    “Charles!”


    他松了一口气,打来电话的不是机构的中介也不是他的“雇主”,仅是他的妹妹,这让他一直紧绷的神经轻松了不少。下一瞬他立刻清醒过来——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隐瞒着音讯,拒绝Raven以任何方式打探他的一举一动,而很明显——现在他的妹妹已经将电话打到他现在的公寓——Charles没能瞒住他一向强势的妹妹。


    父母去世以后,Xavier家的后辈只有他与Raven。他们本背负的不过是父母去世后众人的诘难,偏偏命运戏弄,他被卷入另一股风波。其实细算来很简单:Charles和Raven的父母生前在司法这一行奉献了一辈子,不可避免地开罪了太多人,而当时还在学院里的Charles和刚上研究生的妹妹Raven,便不可避免地承受起来自各方的责难。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你最好解释清楚这三个月你都经历了一些什么。”电话那头传来的是Raven依旧生动的声音,Charles莫名感到一阵安心。


    “Raven…”


    “不许打断我!”Charles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你以为你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可以解释清楚一切?我的哥哥不知死活地失踪了整整三个月!今天是我打来的电话,要不是你有意提醒过,我敢保证今天晚上敲开你现在住处的就会是清一色制服的警/察!”


    Raven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Charles听着,没有打断她。


    “你还当有我这个妹妹!鬼知道这几个月你都经历了些什么!他们真是些畜生!怎么不是他们自己来承受这些,真该死!”


   “我从Hank那里拿到了那个人的电话。他说几个月前有人来帮你办理休学手续,Hank拜托了学院行政部的人,查到了当时留下的号码。”Raven的声音却听不太清楚,带着些鼻音,而女孩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Charles心猛然一紧。


    “Hank一直打电话过去一直是忙音,我再打过去几次有人接通了。”


    Charles听闻有人接通了电话时有些骇然。他明白机构的人留下的电话无非是中介或是那个男人的手机号,留下的号码必定是某个人的工作号码,干这一行的不可能泄露客户或是他自己的隐私,这让他感到疑惑。


    “Charles,我问了她关于你休学的事。你从来没有提及你现在的情况,我才知道…”Raven原本愤怒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


    “Charles,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可以一起度过难关的…”


    电话那头静止了好几分钟,Charles隐约听见对面不太清晰的啜泣声。过了许久Raven的声音才再次传来。


    “那个女人说是她上司的秘书,Emma,她和我大概说清楚了你的情况,然后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直接拨过来。她不希望我直接和机构接触,因为她上司和机构之间的一些原因。”


    Charles听着,心下默然。Raven在那头半是哽咽半是结巴地断断续续说着。


    “Charles,我根本不敢想…你…”Raven更是愤怒,“他们真是些畜生!真该死!他们…”Raven根本再说不下去,深呼吸了几口,好半天才后知后觉:“我刚才有没有打扰到你休息?你现在只能…”


    “Raven。”Charles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我现在还好,很多事情大概也会有个了结。我一直怕你担心,Raven,你还只是个学生。”


    Charles忽略了电话那边Raven不满的嘟囔。“我们从来不欠什么,这仅是我的疏忽导致。Raven,这之后便再没有什么困难了,这只有十个月,也有一笔不菲的酬金。我没有亏太多。”


    “可是把这一切一笔普通的交易,Charles,这谁都觉得过分。你并不情愿,甚至这一切都是在被蒙骗的情况下发生的!这算商/业诈/骗,Charles。”


    “可我也付得了酬劳,Raven,没有人逼迫我签下那些合同。”Charles仍然不愿让Raven知晓事情原本的模样,“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电话那头是长时间的静默,半晌,才有声音传来:“我无法来看你,起码在这几个月内。Charles,我无法说太多,我必须挂了,你应该去休息了。”


    “Charles,一定一定,请你注意自己,为了你自己,求你,就算是为了你身体里的那一小部分,注意自己身体,好好休息。”说完Raven便大力挂断了电话,仿佛不带什么感情,可她声音里的颤抖暴露了女孩的纠结的内心。


    Charles放下手中的电话,这才感觉到一丝凉意。春夜里料峭的风从客厅紧闭的窗间隙中穿过,他现在却被吹醒了困意,闭上眼耳边全是Raven最后微微颤抖的声音。


    “她说,就是Emma,她说明天,大概是上午十点,”女孩顿了顿,“那个人要来,Eric,她的上司。”



=====TBC=====


    草稿都被秒屏…

    终于装好了空调,激情更文,这节过渡,老万不会出来的(咦?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