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inling

俗人一个,感谢喜欢

[安利博] day 1

超级棒了❤(ӦvӦ。)

箴:

==安利博 day 1==




 @阡陌花开 




    读阡陌花开太太的文字,总会为文字底下所蕴含的情感而感动。台风这对CP,以十四年抗战为背景,以“死间”为契机,展开故事。当时山河破碎,国之不存,民将焉附,而明台与王天风,既为众生,也为众生,怀抱着满腔捐躯报国的大义——为大爱;而明台在面粉厂里“老师,我怀疑你,可我不想让你去送死”的一番话,王天风在乱葬岗保下明台的一条命,却都不过是普通人最普通的私心罢了。正如阡陌太太《昨日之日》中的一段文字所写:




    他跪在地上,最后一个念头不大是家国大义,他想了家国大义大半辈子了,更不差这弥留的最后一刻。


    最后一个念头是,或许他还真能操控得了他的感情。




他们,也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俗人,免不了七情六欲,更难以控制感情。这里让我想到老师在与明台军校告别时,说的一番话:“我的心也是肉长的,此时,却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阡陌花开太太笔力老道有力,文风看似平淡,所蕴藏的情感却深沉浓烈。往往是一段最平实的文字却直击入心,让人为之触动而落泪。在《无处容身》结尾中,太太不过寥寥数语:




    天下家国,家国天下,他想,你和我,我和你,竟然无出容身。




读来这份情感之沉重仿佛压抑在自己身上,沉闷而不可说,所谓感同身受,大概就是这样了。






    无论是台风原著背景作品还是台风AU作品,太太的文字都令人感动。而让我触动较深的,是太太的几篇RPS的文章。 




   《凡人》   《入戏》    《侥幸》    《此间》 






    关于RPS,这个大家各有理解,在这里不多说。放下阡陌花开太太的一段话:




    最后,我想说,个人写哭了的文是最开始的《入局》,rps的《入戏》和《侥幸》。尤其《侥幸》,是从头到尾哭得很厉害写完的,倒不是有多真情实感,只是觉得,太深沉的情感,是必须通过眼泪来宣泄;太浓烈的情感,是必须通过眼泪来纾解。




这几篇RPS文章,看完我眼角湿润了,大概是如太太所说,其间情感太深沉,也太浓烈了吧。还是十分推荐大家去看这几篇作品。






    太太的台风作品很多(笑,这里就没有一一放出,放出几篇自己十分有感触,感触颇多的,十分喜爱的几篇,大家可以去太太首页看到。其实刚才那段话还没有放完,完整的话在这里  repo  ,可以看出太太对于台风这对CP的态度与情感了。






    啰嗦了这么多,这是安利博的第一天,第一次做,希望没有打扰到太太。








[台风衍生/徐裴] 晦色


原帖被屏蔽了…重发一次…


==

徐裴 娱乐圈AU

不知道几发完的脑洞产物,慎入!慎入!慎入!


==


    “裴先生,您有关注零点扒娱凌晨发布有关您的视频吗?视频中您与徐先生同入酒店,能聊一聊你们之间的关系吗?”


    “裴先生,徐先生是VG中国区总经理,和您似乎没有直接关系,您能谈谈为什么您与徐先生同出入…”


    “阿泽哥,对于今日发布的视频您有什么…”


    台下的闪光灯晃得有点刺眼,裴泽眯起眼,扯回一丝神绪。没等他正视起眼前的复杂局面,一直护在身边的经纪人已经做好了完美的公关,虚揽过他的腰,把他带离了闪光的包围圈。


    被人群不断推搡,裴泽一直被夹在人群中心,艰难地呼吸着稀薄的空气,耳畔相机“咔嚓”声不绝,惹得本就睡眠不够的脑袋愈发昏沉,头疼脑热,喘不过气来。


    身旁的经纪人还在扯着嗓子不断应付着难缠的媒体,再圆润的性子也被纠缠得乏力,无力应付,匆匆忙忙把那位搞事的祖宗带上了车,一关车门才算松了口气。


    

    “祖宗,你还有什么跟头没翻完的没?我看你不把这圈子闹个天翻地覆你是不会罢休!从这里到公司,一路上的车程时间就够网上那群嘴皮子溜的把你从出道以来的黑料重新数上个四五遍!”


    刘瑛坐在车前座,噼里啪啦地数落着身后不长记性,又偏爱惹事生非的“祖宗”,一边使劲戳着手机屏幕。


    “平时你爱玩,倒也没真见你捅出什么大篓子来!这到好,你给我说说,你是什么惹上那个总裁的?人家现在公关肯定还没发稿,你要我怎么和他们那边联系?”


    “我又不认识他,怎么联系?”裴泽这才醒了半分,扯松领结,把衬衣领口解开。“还能在哪儿认识?在酒吧喝杯酒撩两句,该干什么干什么呗。”


    昨晚做得太嗨,下午醒来开了手机才发现刘瑛打来的几十个电话。想起晚上还有个慈善晚会。自己昨天那套早就穿不了了,所幸昨晚的床伴买来了歉礼,崭新的衣物装在纸袋里,倒还挺合身。


    那人早就走了,桌上留了一张字条:

  昨晚很尽兴,感谢款待。


    昨夜玩得有多疯他像是故意不记起,买来的衣服全是低领,他颈上一圈红印根本遮不住。裴泽顾虑着他的身份,遮遮掩掩好半天,找到条丝巾系住脖子,才匆忙往公司赶。


    神经病!



    “你还好意思说!这下好了,网上现在这波摆明了是冲你开火,你倒好,和人家根本没关系!这要怎么去解释?说你只是和人约//炮不小心约上的?”


    刘瑛很不得把裴泽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可她也清楚裴泽折腾的这出也就如他所说,徐然和他是不清不白,可再往上追溯,也就到顶了。可裴泽平日里玩惯了,徐然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裴泽没心思听,刚才经纪人说的都一概模糊糊弄过去。昨晚那场性事够劲的,他难得做次0,和他翻云覆雨一整夜纠缠不休的男人也没让他失望,活挺带劲,能让他在第二天起不来的还真是少,对上胃口的更是难得,偏偏一觉醒来错过了,否则留个联系方式再约想想还不错。


    他好像惹了个麻烦。


==


    第二天白天没有通告,最近拍戏憋得久了,裴泽把手机一关开车就往熟悉的酒吧奔。


    好几个月没有开荤,呆在野外天天拍戏,有点需求也只能在酒店里打打飞机,吃不着肉闷得慌,裴泽回城里还没来得及收拾好行李,淋个澡换了身衣服一踩油门飞到酒吧找乐子。


    裴泽习惯了夜店里的灯红酒绿,往人前装久了衣冠楚楚的主流模样,回到最本质的地方扒了身上这层道貌岸然的皮,重新依赖酒精。靡丽惑乱的暗色灯光轻浮地扫在酒池男男女女裸露的皮肤上,拉长隐蔽角落的阴影,激发人类生来残留的兽欲。


    裴泽是属于暗处的那类人,偏偏讽刺,他活成了在聚光灯下全身一览无余的那种“表演家”。事实上,上天爱开的玩笑并非全是荒谬的游戏,裴泽阴阳差错走上的这条路大概是唯一能证明他存在的方式,虽然裴泽本身并不乐意,但他随便应付了事的表演被旁人吹上了天,也就另类的成就了围绕在他身上的光环。


    光环对他而言不过是另一种禁锢,他本该腐烂在淤泥堆里,有人却打着拯救的幌子给他贴上标签,把他精心打造成了橱窗里明码标价的笑脸娃娃,以为这就真正不辜负他的天赋,殊不知他的灵气就来源于阴暗。


    裴泽并不排斥身于高位,睥睨的滋味远高过低三下四,作个人偶躺着数钱也远比无力更生的模样舒适太多,尽管他并不乐意,却也接受得爽快,也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


   “阿泽哥,”吧台的酒保打了个招呼,“好久没来,还是一杯Dry Martini?”


    裴泽手撑在吧台上,打了个响指。他靠在吧台上腰线划出一个轻佻的线条,随意换上的暗红色衬衫松松垮垮地裹着他纤细的腰,此时此刻成了勾人的刻意为之。在昏暗灯光下隐约显现出被黑色西装裤包裹住的臀部圆润的弧度,股间一道阴影向下延伸,让人易产生什么晦色的联想。


    徐然的出现毫不意外——像极了他们在这里邂逅——时间、地点、方式,老套,却足够吸引两头摘下伪装的野兽,况且他们蓄谋已久。


    “Blow Job*,一杯,送给这位先生。”


    裴泽接过酒保推来的杯子,伸出舌舔了一口最上层的奶油。回头望向旁边举着酒杯专注和酒保说话的男人。


    藏在睫毛底下的眼轻飘飘地上下扫过他全身,裴泽背过手,低头用嘴含住酒杯,露出玲珑的喉结,仰头一口咽下。


    甜酒混合奶油的甜腻气息瞬间充斥口间。裴泽低头松口,杯子落在桌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徐然揽过裴泽纤细柔韧的腰,拇指扫过薄薄的衣料。裴泽此时眼尾又犯起了毛病,像点过刚磨成的胭脂,绕着眼眶泛红,撩拨着面前的男人。


    没有动作便是最好的助兴剂。


    男人抹过裴泽嘴角,伸舌探索。舌头搅弄,模仿着性//交的动作,甜腻的滋味仿佛炸开在头顶。


    他们纠缠在一起,借舌角逐。旁边的酒保见怪不怪,转身擦拭酒杯。等到接近窒息时,徐然才松开裴泽。


    “直接去酒店?”


    “需要我抱你出去吗?”


    裴泽挑了挑眉,说不清面前的准炮//友是真不认识他还是不在意,他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挫败的滋味。


    啧…



====TBC(?)====


Blow Job  ,一种鸡尾酒,本人对酒一概不通,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去搜一下,名称和喝法比较特别(wu)~


收到小料了!repo来得晚了,拍不出小料的千万分之一的美好来

喜欢太太的文,封面也超级好看!

感谢太太! @伪书 

[台风AU] 点灯

鱼au     慎入  没头没尾!


海洋大.学学生台×教.授风


人类台×人鱼风

 

  和谐

https://shimo.im/docs/ULFrQSjxfA0fq1PD

大家善良一点不好吗…关爱一下老年人吧…元旦啊

雪夜 (全)

这篇一直拖了很久,谢谢一直耐心等待的妹子了…还记得它真是不容易,还是一如既往的很,短。中间加了几段…但是,看不出来



   全篇链接:https://shimo.im/SntAB9Z51zAy8txx


   谢谢喜欢


作为一颗明家大棚的蔬菜

  • 一个关于蔬菜的,不知道几发完的脑洞…


=====


    明台刚被王天风抓到湖南的时候,作为一株正经的小白菜——上海青,很不习惯湖南地方的天气:热要比沪上更烧叶子些,冷又更寒些;又是在大山里:连几个像样的温室都没有,身为从小在明家温室里过惯了大棚里生活的明家小白菜,很是吃了一番苦头。



    而他的老师,哦,就是那个在货舱里把他绑架到湖南的钢铁蔬菜,是株正儿八经的香菜。 




    “王天风是株香菜!”远在上海大棚明楼听到消息,气得剥了几片自己大白菜叶子才稍稍冷静,转过身去揪明诚,“阿诚,王天风是一株香菜!”



    “是的,大哥。”明诚偷偷翻了个白眼,努力忽视那只伸在自己叶子上的手,他发黄的叶子被正在暴走期间的大哥撮得有些发皱。



    明诚是一颗娃娃菜,没错,他的大哥明楼也是一颗白菜,比他的体积大四倍的那种,大白菜。他们还有一个大姐,明镜——在整个上海蔬菜界叱咤风云的,一株红苋菜。



    明家大棚内原本温暖如春,而现在却紧张得就差一粒火星就能把他们全炸成烤白菜。“王天风…王天风…他会把明台呛死的!”明楼又气又急,恨不得立刻跑到湖南和那个疯子打一架,把明台给救(揪)回来。



    然而,在明家大棚里说了算的蔬菜政府委员会副主席明长官,一如既往地忽视了自己跑不了也跑不快的事实。事实上,他们还在巴黎的时候,就被王天风讽刺过,“明楼你现在和一颗卷心菜胖得没有什么区别!”

    


   

    此时正在湖南的明台可顾不上这么多,他很快熟悉并且习惯了新的环境,现在他正费心该如何更加博得老师注意,或者该如何把成天跟在老师身边的郭骑云给打趴下。忘了介绍,郭骑云是王老师身边的副官,一颗莴笋;他的新搭档,是一株娇娇小小但是力量危险的,酸酸可口的,马齿苋,于曼丽。


[苏玉/qwq] 雪夜(中-2)

  …我错了,这真的是倒数第二次发了…这篇文真心不容易…链接在这里,不要喷我(狗屎)


   车在这里:https://shimo.im/Q93fwK5xxt0L7G0X


    溜了溜了…emmm

[苏玉/pwp] 雪夜 (中)

    我错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篇  (中)  …emmm 尽量早点写完吧…自我鼓励


    链接在这里:

 上  http://belinling.lofter.com/post/1ef93dfb_118c35a1


中  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711198/0850467695.png

[苏玉/pwp] 雪夜 (上)

  • 车,二发完,下周更,慎入


=====


    流放途中路经廊中,忽大雪不止,路途受阻,谢玉静坐在驿馆偏处,望向窗外大雪纷飞,等待天地归静。



    耳旁小吏的骂咧声渐远了,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转身上楼。铁链撞击声似敲打在驿馆四壁——不过一炷香的时间,驿馆便空落了。谢玉心中警铃大作,此时已无时间懊恼一时的松懈,他缓步踩上木梯,老旧的木头不住地发出刺耳的呻吟。



    谢玉上到驿馆楼上,二楼方才还有莺莺笑语声,现在竟是一片空寂。他知掩藏无益,便推开离楼道处最偏的一扇客房门,悄声潜了进去。



    他踏入客房,房内隔间隐约有器盏磕碰声。木板“吱呀”作响,他听着没有丝毫内力的脚步声渐近,一时缄默。



    那人走到他身后,房间内空气仿佛都凝固住,只有耳畔那人传来的热气蒸着他的耳尖。房间内只留下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他们二人少有平心而对,却是如今这般荒唐的沉默。



    谢玉张了张口,嗓子有些发哑。他一路下来极少开口,一时喉咙发干,咳了许久,才稳了气息。



    “苏先生好雅兴,不在九阙天高堂上辅佐新帝,来这寒地看望谢某,谢某感激涕零。”



    “谢侯爷。”面前俊朗的男人打破沉默。翻开手掌,骨骼分明的五指间,一个白色瓷瓶照映着烛火摇曳的微光。



    男人倒出瓷瓶内的黑色丸粒。拿过一旁的杯盏,倒入半杯冷茶。



    “这是武学散。侄儿知晓谢伯伯什么不怕,唯独畏苦,在这里头,加了味甜酒。谢伯伯是自己吃,还是让我来喂?”



    说罢,男人低头,看向他腕间束缚着的绳,露出一丝极淡的笑:“是我忘了,谢伯伯如今不再是宁国侯了。这药,谢伯伯怕是自己吃不得。无妨,侄儿来喂,可好?”



    谢玉骇然,梅长苏的到来,虽在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他保下他的一条命,他不信梅长苏会反悔,而如今他的态度,却让他琢磨不透。



    唯一不用再想的,是梅长苏对他恨之入骨。



    他要废了他的一身武骨。



    谢玉没有选择的余地——多年内力,换苟活于世,他如今贱命一条,尊严早不复。他突然觉得可笑,这么多年,自己真正得过什么,最后这般境地,竟多怪不得谁。



====TBC====